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

新聞中心行業動態

正確認識和把握碳達峰碳中和戰略圓桌會召開,專家表示,實現“雙碳”目標,需要整合資源形成合力

發布時間:2022-06-23  來源:中國環境

“‘雙碳’是涉及多領域、多行業的系統工程,非常需要跨領域、跨行業聯合和合作。”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解振華在6月13日召開的“正確認識和把握碳達峰碳中和戰略圓桌會”上指出。

此次會議由中國環境科學學會碳達峰碳中和專委會和中國能源研究會碳中和專委會聯合舉辦,是2022年全國節能宣傳周和全國低碳日的主題活動。與會專家認為,我國已經形成碳達峰碳中和“1+N”政策體系,正朝著實現“雙碳”共同目標前進。在此過程中,亟待糾正對“雙碳”目標的認知偏差,從生態環境高質量保護、能源資源高效利用等維度整合資源、形成合力。

加強統籌協調對于實現“雙碳”目標十分必要

現階段,能源領域是碳達峰碳中和的主戰場,也是確保如期實現“雙碳”目標的重要基礎。從能源入手推進碳達峰碳中和是在業界和學界爭議最少、共識最多的領域,但是仍然存在“碳中和就是能源問題”等認識誤區。之所以存在誤區,往往是因為缺乏了統籌協調的視角。

中國社會科學院生態文明研究所所長張永生指出,實現“雙碳”目標遠遠不只是能源問題,實現能源轉型需要縱深研究、多學科合作。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大氣環境規劃研究所所長雷宇也認為,能源結構問題和產業結構、交通結構等息息相關,需要厘清幾個結構之間的驅動關系。“不同的責任主體對于減污降碳一體謀劃、一體部署、一體考核的認識是不同的。將不同主體對實現‘雙碳’目標的理解統一起來十分必要。”

“碳中和也不是只靠可再生能源就能實現的。依據國際能源署的結論,要實現《巴黎協定》的可持續發展目標,能效提高的貢獻率超過了所有新能源加和的貢獻率。這和一些人的認識是有偏差的。”北京大學能源研究院副院長楊雷表示:“目前中國的能效水平處于國際平均水平,其實把工業流程、管理流程、產業結構進行系統優化,就能減少很多能源需求。”

為了避免誤區,推進落實“雙碳”工作,多位專家強調了統籌協調對于實現“雙碳”目標的重要性。中國能源研究會理事長史玉波指出:“實現碳達峰碳中和不是就碳論碳,而是要在多重目標、多重約束條件下通盤謀劃、整體推進。”

國家氣候戰略中心總經濟師張昕建議,要做好政策銜接協調、機制協同,綜合運用多種政策工具形成合力。中國環境科學學會碳達峰碳中和專委會主任委員徐華清指出,要把減污降碳協同增效作為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總抓手,實現系統治理的最佳減排效果和最大經濟效益,協同提升社會效應、市場效率和政府效能。

中創碳投總經理唐人虎從實踐的角度建議,碳達峰碳中和對于地方而言是結果導向的,要滿足不同主體的不同需求,就更要放下爭議、凝聚共識。“實現‘雙碳’與實現高質量發展、建設生態文明在大方向上是一致的,可以先從幾方重合的、沒有爭議的部分開始做起。”

實現“雙碳”目標需要明晰的時間框架

“有點風吹草動就對長期目標動搖。”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王克說。與會專家指出,當前在推動實現“雙碳”目標的過程中,還存在混淆短期目標任務和長期目標任務的問題。這就需要處理好短期目標任務和中長期目標任務的關系,建立明晰的時間框架。

全球能源互聯網發展合作組織研究院院長周原冰說,從社會面看,碳中和實現路徑可以分為三個階段。2030年前為“盡早達峰階段”,2028年左右實現全社會達峰。2030年—2050年是“持續減排階段”,其中以2035年為界,可細分為平臺穩步下降和快速減排兩個階段。2050年—2060年則是“全面中和階段”。

與會專家在研討中突出了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目標導向和長線視角。三峽科技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中國能源研究會碳中和專委會主任委員江冰指出,當前國內外形勢變化都對能源轉型領域帶來重大影響,但這些影響是中短期的。從中長期來看,世界綠色低碳發展的趨勢、我國低碳發展的道路、加快科技創新的步伐等基礎性內容不會改變。

為什么在推進“雙碳”實踐中容易產生時間節奏錯配問題?唐人虎認為,實現“雙碳”目標的過程主要影響的是供給端,對于需求端的影響則相對較小。在地方實踐中,把長期任務分解成領導干部任期一兩年內的任務是有難度的,對于大目標的理性選擇和對于關乎自身的具體選擇不一定能夠完全匹配。

如何避免在時間節奏上出現問題?王克說,要通過清晰的時間框架來評估不同時間點上的行動以及不同時間段的可能性影響,再倒推過來,從兼顧中長期利益的角度采取更合適的降碳舉措。

需要注意的是,在不同領域,實現“雙碳”目標的具體時間框架有所不同。以電力行業為例,周原冰認為,未來是新型零碳可控電源發揮更多調節保障作用,還是傳統化石能源加CCS發揮更多調節保障作用,關鍵看技術進步與經濟競爭的結果。不同的情景會產生不同的路徑選擇和時間表,需要放在長遠的時間線中動態地看待。

從成本效益的角度看待實現“雙碳”目標的路徑

“能源轉型發展不算經濟賬是做不下去的。轉型慢不得也急不得,只有經濟賬才能算清楚。”國網能源研究院副院長蔣莉萍認為,經濟性在能源轉型發展中具有基礎性作用,要兼顧不同主體、局部與整體、當下與長遠、國民經濟和財務經濟的經濟性。

目前,有很多對實現“雙碳”目標的研究將經濟性因素考慮在內,聚焦于成本的角度,從“以最小成本實現低碳轉型”出發看待“雙碳”工作。清華大學能源環境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滕飛認為,從成本的角度出發無可厚非,但是更應該從成本效益的角度看待實現“雙碳”目標的路徑問題。“成本效益的角度聚焦于實現‘雙碳’目標的好處,以此作為支撐氣候變化政策和氣候變化目標的重要方面。這些好處不僅有環境生態效益,也有新的經濟增長的效益,還包括避免氣候變化未來可能帶來的損失。”滕飛說。

“除了講成本,更應該講效益,而且效益要跨越較長的時間周期看不同的時間尺度。”王克補充到,在成本效益框架下,實現“雙碳”目標從總賬上算收益大于成本,但“雙碳”政策的落地主要取決于分配效益,即成本和收益怎么分擔。涉及利益分配的部門、企業等不同群體,是落實“雙碳”目標的關鍵因素。需要有更加具體、精細的研究,支撐提出可行的利益分配調整方案。

對于由利益分配引出的政策體制問題,雷宇認為,政府要用好管理機制彌補在市場上“吃虧”的地方,讓有困難、路徑少的地方同樣享受低碳發展的紅利。

頂部 微信
掃一掃關注我們
极品上门女婿,新婚熄与翁公老张林莹莹,中文字字幕在线乱码,粗暴h疼哭np各种play